說話,黑子看得我好熱血!!

黑子連火神的家庭問題也處理掉,不能讓火神和哥哥吵架啊,黑子果然是一位好人妻(誤)


本來我不喜歡突然殺進來的傢伙,好像搶掉主角們之前的努力一樣。

但鐵心不一樣,他的犧牲看得我好心痛,他好棒。

動畫黨的我,他打完和紫原那場就不打了嗎?Q^Q不要啊(大吼~)

 

回到正題,這文是我一年前(?)作的,是對黑子的愛滿出來的效果,送上同人文。

希望我有靈感及時間作第二篇... 

 


火神 x 黑子

 

陽光照射到百葉窗,百葉窗的影子形成一條又一條的斜線印在被窩上。

雀鳥輕唱的歌聲和街外的行車聲成為早上的背景音樂。

綣縮在被窩中的男人發出低沉的咕嚕,他仍滿滿睡意。

這時,一頁金黃的葉片隨著微風,從另一邊打開的窗戶的飄入屋內。

滑翔的它輕輕降落到地板,然後……

「卟叭!」

「哎吔好痛。」男人搔著自己的後腦,不知道有沒有跌壞。

他推開被子,火燄般的紅頭髮頭髮被他愈弄愈凌亂,他張開迷糊的雙眼,直視踼他下床的兇人。

「黑子,你在搞什麼」火神抱怨站起來,手拾起被子扔回床上。

當他站起來,他看見黑子正趴在床上,水凝的雙眼盯著他。

他好像有什麼想說的,但一張有口難言的表情。在黑眶內的水份打滾著,就似快要湧出來。

難道昨晚弄傷他?不會吧,火神自問已經收斂不少,雖然昨夜也同樣讓他哭著求饒了

不會在生自己的悶氣吧!

奇怪的諗頭一個接一個浮現火神的腦海。

「汪汪汪汪」

啥?

「汪汪汪汪汪

黑子他在吠?

「汪汪汪汪!汪汪!」眼前趴在床上的黑子,十分激動吠著。

他的身體微微向前傾,吃力讓火神了解自己語言的黑子,莫名其妙很可愛。

火神一時不知道說什麼好?要不要用小狗的語言回應他?

他吞噬一下口水,調整自己的心情,冷靜坐到床邊。

「黑子」他凝視黑子的雙眼,伸出手來:「HAND HAND.

黑子臉色一沉,厭惡地看著他。

「啊只是開玩笑、開玩笑。」火神吃吃地笑,不忘撫摸他的頭髮。

黑子雖然一臉不悅,但他有主動靠近讓火神撫摸。

是小狗的天性嗎?

火神乾脆把他抱起來,讓他坐在自己的膝上。

「汪,汪汪」黑子似在抱怨火神老是突然把他抱起。

「是是是」火神輕唇他的眼蓋和睫毛,像平日一樣疼愛著黑子。

 

今早,黑子醒過來後,想說下床去浴室時,發現自己不能以雙腳行走。

起初以為自己是被火神昨天的疼愛弄得雙腳乏力,但經過多次雙足而立的失敗,他發現一件可怕的事。

無論他嘗試多少次,最終也會無故倒到地上,四肢觸地而行。

而且,跌倒時他發出不是「哎吔」的叫聲,而是「汪」

仔細看一看,自己的手指無法完全伸展,只可以屈曲在掌心。

黑子再輕輕說幾句說話來,完全變成了「汪汪汪」的語言。

他變成了隻小狗?

黑子抬頭看床上的火神,發現趴在地上仰視的角度,根本就看不見火神!他被厚厚的被子掩住。

一肚子也是擔心的黑子,開始慌起來。

他有可能一輩子也是小狗嗎?還可以變回人類吧!火神會不會覺得好奇怪

黑子一躍跳上床,他想叫醒火神!但總不能開口就吠吧。

結果,他就用頭頂住他的背,用力把他推到床下。

 

「黑子,這樣子好可愛。」火神抱住黑子,被之前還更纏人。

明顯,他沒有覺得奇怪,反而十分喜歡黑子這個模樣。

黑子再沒有哼出什麼小狗語言,他把紅緋的臉轉到一面。

黑子承認,是這個男人化解自己的擔心,被他摟抱住自然有種安心的感覺。

這時,黑子的肚子敲響了鼓。

他餓了。

 

黑子看著火神,什麼也沒說,但火神單從黑子的眼神就知道,他是在問有沒有什麼吃。

火神溫柔把他放回床上,指手穿過他的髮絲,磨挲著他的頭皮:「我去廚房看看,乖乖待著。」

火神走到一旁的開放式廚房,打開他的冰箱。

其間黑子的視線一直盯著他來看,生怕不看著他,他會拋下自己一樣。

火神打開冰箱,有點無奈。都怪自己異常的食量,昨夜就把食物掃清光。

「抱歉,黑子。冰箱裡只得牛奶,我到外面買早餐回來吧。」

「汪汪!」黑子焦急吠了兩聲。

黑子不悅睨向另一處地板。他皺起眉頭,嘴角彎向下,一臉不願意。

他不想火神到外面去。

今天,罕見黑子的情緒變化如此大,看來變成小狗的他內心滿是不安憂慮。

火神無奈笑了一聲,他從冰箱拿出一支牛奶:「那先喝這個吧。」

 

他把牛奶交給黑子,但黑子拿不穩。屈曲的指頭無法用來抓住牛奶瓶子,只好用拳頭來夾住瓶子。

這樣子黑子會喝不到。火神搔頭,看一看廚房。

有了!

他搶去黑子手上的牛奶,把牛奶都傾倒在一隻碟子上。

「來吧,黑子。」火神把裝滿純白牛奶的碟子放在地上。

黑子又擺一張厭惡的臉,感受到他的慍怒。

他真的當自己是隻小狗!黑子趴到床上,頭埋入被褥生著悶氣。

又不是自己想當小狗!

「抱歉啦,抱歉啦」火神見黑子噘嘴的可愛模樣,又不禁想哄回他。

他拿著碟子坐回床邊。火神把碟子拿到自己的腿上:「這樣可以吧。」

這一來,黑子竟可以趴在床上喝。

黑子抬頭看看他有點歉意的表情,輕輕點頭。他慢慢爬回火神的身邊,接近那個滿是牛奶的碟子。

黑子先嗅一下牛奶,然後把唇貼近碟邊,小心翼翼伸出舌頭舔食。

火神看見他就在自己大腿上舔著牛奶,他的鼻子不時碰到冰冷的牛奶。

他一舔一舔,把用舌頭把牛奶捲到嘴內。輕輕吸啜牛奶的聲音讓火神聽得心癢。

火神馬上把臉轉到另一邊,卻被他看見,黑子的襯衫揭起了,露出白晢的腰。

配合他彎腰舔食的動作,彎下的腰好纖幼。

一直順住黑子的腰往下看,那個翹起的屁股,不時微微晃動,好撩人。

 

「黑子」火神輕輕喚著他。

黑子自然地抬頭,瞬間被他吻下。

「嗯嗯──」驚訝了的黑子把牛奶都倒在地上。

黑子無法推開他,他的氣力總是這麼大,他只有待火神享受完這個吻。

火神的吻又深又緊,他喜歡把黑子嘴內的氧氣全都奪去。

每一次都把黑子吻得喘不氣過來,吻後重重的喘息,讓黑子更性感。

「汪」黑子無力在控訴,卻發出是微弱的吠叫。

黑子有著紅緋的臉頰仍然嘗試推開火神。弱不禁風的樣子更勾起火神的性慾。

他馬上把黑子推倒。

「剛才牛奶都濺到衣服,脫掉吧。」火神上下其手,熟練地褪下黑子的上衣和褲子。

「汪汪」這個明明是藉口。黑子想阻礙他,可是卻捉不住他的手。

火神瞬間就把黑子掰光,靈活的指頭在觸碰他敏感的位置。

他的熱度覆蓋在黑子身上,他的指尖讓黑子震顫,激昂的感覺貫穿全身。

「汪」黑子含著淚水,他的皺起深深的眉頭,一張會受不了的表情。

但同時,他被火神挑逗得弓起腰背,像是熱情緊貼火神著身體。

火神的愛情十分霸道,他二話不說再吻了黑子,不讓黑子有任何喘息逃走的機會。

 

「汪汪」黑子的聲音十分微弱,似在苦苦哀求火神停下來。

經過昨晚的疼愛,黑子的身體已經疲倦不陷,現在再做下去會壞掉。

火神被愛慾奪去一切的理性。

眼前的黑子肌膚上有著自己的汗水,抖擻的身體在渴求得到更多的快感。

火神用他帶有溫度的指頭疼愛黑子柔軟的地方,輕輕的。

「汪」黑子已經無法哼出詞語,只有單字的聲音漏出。

「黑子,你很可愛。」火神的吻從頸子落下,一直吻至喉嚨,繞過鎖骨,在胸口停下。

火神的舌頭濕潤他敏感位置,吸啜的聲音在騷擾著他的腦袋。

不時的小暴力讓黑子身體繃緊,他的腳背彎起來。

 

「可以吧,黑子。」火神握住黑子的手,帶他撫摸自己的身體。

灼熱的地方已經按捺不住。他把黑子翻身過來,低頭用舌頭溫柔黑子的身體。

「汪」沒有力氣的黑子氣弱在說。

火神不會知道他在說什麼,他的腦裡除了慾望外,什麼也沒有。

「汪」黑子乏力趴到床上,已經無作出任何的反抗,就任火神喜歡幹什麼就什麼。

明明不想這樣,但黑子的臉上不禁湧出水珠。

 

一陣翻雲覆雨後,火神乏力躺在床上。他十分滿足,撫摸著黑子的頭。

黑子沒有理會他,把身體捲曲成一團。

這時,他說話了:「我叫你不要,但你還是強迫我。」平淡的語氣盡是黑子的失望和絕望。

 

「我很痛。」黑子的臉上還留有淚痕。

 

啊!

火神乍然張開眼,額上也冒了汗。他緩媛把頭轉到另一旁,是黑子昨天待著的位置。

但是,不見了?

火神馬上坐直,在家裡四處張望。

不會吧,是昨天做得太兇,太不顧黑子而受到報應嗎?發了一個惡夢已經夠火神受。

他驚慌地找尋黑子的身影。

 

「為什麼只有牛奶?」黑子關上冰箱,抱怨一下。

「黑子!」火神大吼,黑子也嚇一跳,呆呆看地驚惶的火神。

火神馬上走到黑子的身旁,二話不說把他抱起。

黑子總是這麼輕,這樣子讓火神好擔心,擔心有一天他會受不了自己的疼愛。

雖然火神衝動把他抱到,但把他放到床上時總是小心翼翼,像是擺放自己珍貴的寶物。

「火神君,你怎樣了」黑子也摸不著頭腦。

「身體還好吧!」火神握住黑子的雙手,憂心地問:「有沒有哪裡痛?要不要我來為你按摩一下?」

黑子完全不知道他在搞什麼,但是看見他如此珍惜自己,內心不禁感到高興。

 

黑子思忖一會兒,他主動摟抱火神的頸:「我很累。」

「請把我抱到浴室。」黑子臉轉到另一面,來掩飾自己的害羞。

 

火神一笑,他橫抱起黑子:「沒問題,我的公主殿下。」輕吻黑子的臉頰。

「什麼公主殿下」黑子伏在火神的胸懷上。

「我是你的王子大人啊!」

「你只會是那頭白馬。」

 

今早的黑子高興得想撒嬌一下。

, ,

L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