開頭的廢話公告
◎本人為一名移動腐生物,不喜勿走,請忍耐一下(拉衣角)

 

◎同為一名乙女,認為腐女和乙女並無衝突,在乎觀點與角度。

 

◎畫功稱不上細膩,但我在努力中φ(._.)

 

◎極度愛好二次元平面男人,對三次元男人有偏見地沒有太大好感,請見諒...我也不想的(掩面)

 

◎博客內圖片及資料部份是從網絡搜集,如有冒犯,請告知。


[櫻生日之賀文]

「櫻,快去籃球場!」井野向我招手。

「你自己去!」
我才沒有時間去看那個宇智波自大狂。

我從窗外看見宇智波投球,沒半點聲音,動作乾淨俐落。
金色頭髮的小子在愕然,被稱笨蛋天才的他,怎可能勝過宇智波。
宇智波自稱可看透對方下一步動作,令到不少男生都向他寫下戰書。

「櫻,天天受傷了。」穿上柔道服寧次在我背後。
不少女生羨慕寧次擁有一把黑色的長髲。

「嗯...」我隨著寧次的步伐。

每星期,天天總會受傷一、兩天。是因為天天每星期都有一、兩在找寧次比武。
每次都只是輕傷,每次都是寧次來找我。天天沒有寧次的話,如何生活下去...

我到達場地,看見天天坐在地上,腳踝紅腫。
有一次我問天天為什麼要跟寧次比武,她卻說因為喜歡。每次受傷過後,寧次都是為天天跑去找我。
兩人雖是敵人,同時存在了深不可測的友誼。
為什麼不去找老師療傷?我分別問過他們。他們異口同聲答因為不想暫停社團。
若被老師們知道,一定會狠狠暫停他們社團所有活動。誰叫他們是柔道和中國武術的團長。

「喂!」好大的力氣,
是誰抓住我的手?

我回頭一看,看見汗流浹背的佐助。

「給我水」汗水一滴下在他手持的籃球。
這個白痴難道老遠跑來就是叫我給水他?
球場那邊水有很多,花痴更多!

「我沒有,要就自己去水龍頭那邊去」我伸去手一指到門後的水龍頭。
我還很生氣!誰叫宇智波這個混蛋得罪我!

早上時,宇智波賞我一大巴掌。原因?!是因為我在背後說香憐壞話。我當然沒有!
可是又能怎樣,宇智波一大清早就走過來賞我一巴,說話的時間都沒有。
可笑的,我昨天剛成為他的女朋友。

「佐助!水,給你」是香憐,她身上的幽香,總令我不能喘氣。
是你信任的人來了,快去投懷送抱!別再抓住我的手

佐助並沒有轉頭,只是眼睜睜看著櫻。直至,香憐接觸佐助的一刻。

「走吧!佐助」香憐拉扯著佐助手持籃球的手,籃球被放開,發出清晰彈跳的聲音。

「放手」我眼睛曾為你的出現著迷,現在我只會用來仇視你。

佐助蹲下來,拾回籃球,朝著大門離開。
途中香憐把水送到佐助手上,被佐助掰開,水樽滾到遠處。
在門前,佐助停下來。
他把頭放在水龍頭下,拉開開關,喝下一口又一口苦澀的自來水。

佐助的離開,一切都回復平靜。

「寧次」櫻微笑。

「拜託你送天天回去」櫻的微笑,讓人感覺到一種不太自然。

「喂!櫻..你知不知道,你早上對佐助的行為引起公憤?」井野坐在我的床上
我都很憤怒!

「不知道!」我不想知道關於佐助的事。

「聽說香憐明天去找你..小心」
井野小姐,別把你的好友說得那麼弱!

「寧次或天天會來幫我,別擔心!」

「讓我明天當你的謢花使者吧」井野站起,拍拍自己的胸膛。

「不用了...」你明天一定去陪佐井。算吧!井野,我太了解你!

我所讀的是一所寄宿學校,有幸地,井野當了我的同居者。
不幸地,井野是聞名中外的夜貓...唉。

「寧次...進來吧」天天站在大門中。

風把樹葉吹起,黑夜中的冷風,令人想躲進屋子裡。

「嗯.」
寧次對於天天的家已經沒有陌生的感覺。每次天天受傷,寧次都會在天天喝一杯水,只是一杯淡水。
對於天天來說,寧次已經成為常客了。
雖然校規指明不得到異性的房間,可是跟天天同居的雛田,都見怪不怪了。
每次寧次來臨,雛田只會淡淡的一笑。雖然他們是表兄妹,但他們宛如陌生人。

清早,
「井野..快起床..」總時這麼溫柔的聲音。
這個笑容滿臉的佐井坐在井野床邊。

「佐井?..」井野睡眼惺忪,一切都像夢境。

「佐井就在你面前,快起床!」
回到現實吧!井野,快起床。佐井等候快接近半小時了。

「佐井!!!」井野衝進廁所。
她一定想到自己的樣貌。

「不好意思,佐井」 我走回開放式廚房那兒,在準備午餐的餐盒。

佐井是我的舊同學,不過三年前到了澳洲留學。如今回來了,我就把井野介紹給他。
他第一句跟井野說的就是『可愛』,害得井野跳入愛河。
一個月前,井野回到宿舍,說了一句『我和佐井要交往!』。從此,井野就為這個王子努力。

「小櫻,怎麼準備了三個飯盒?」佐井指著滿載蕃茄的餐盒。
我在幹什麼...人家有香憐準備。還是給鳴門吧!

「這個給鳴門的!」櫻這個微笑,硬硬的。

他們三人同行,三個人有點奇怪。在路途上,一對對的戀人都甜蜜蜜。自己呢?

「井野,佐井。我先行,今天我值日」我快步離開他們的視線。

淅淅瀝瀝的雨,忽然落下。像淚水無聲無色落下。

「幹嘛哭」佐助的聲音,永遠都是冷漠的。
可是傳達到我心裡,是溫暖的。

「沒有,是雨水.」聽起來哽咽聲音,很討厭。

「我先回校。」我踏出佐助橕著的傘。
雨水再一次拍打著我,狠狠的。

「一起回去」佐助伸出手把我拉進他懷裡。
是懷念的感覺?很現實。
為什麼?我不能推開?為什麼?

「佐助」又是那種討厭味道。
香憐,很討厭的傢伙。

「佐助,我先回課室」我與香憐擦身而過。
戰爭的感覺,很強烈。

獨自回到課室的我,已經感覺到一陣陣的寒意。

「春野櫻,請你出來」香憐在門外叫道。
對不起,我聽不見。我沒有理會香憐,自行坐在椅上。

「快出來」紅色頭髮的傢伙把我揪出來。
這個女生...是什麼人?

紅髮的女生把我推到香憐身上。

「謝了,多由也學姐」香憐抓著我的手臂。
多由也!是高中三的學姐。她應該是跟佐助的哥同班,一樣是被那個變態老師指導。

香憐拉著我走,走到走廊的盡頭,狠狠把我推下。

「喂!我要跟你談一談佐助的問題」
佐助沒什麼問題,只是你有問題。

「無聊」我站起來拍打身上的塵埃。
為了一個男生,做出這麼無聊的事,佩服!

「什麼?!」香憐怒氣沖沖。
我很喜歡你這個樣子。

忽然,
「碰」的一聲。打斷了我的思維。
水月?!?!
水月出現在我們之間,他好像很痛苦的樣子,抓著自己的手躺在地上。
「啪」的一聲。發生什麼事?
香憐...
香憐愕然,手放上自己的臉上。好像有點紅腫。

「別再騙我」冷淡的一句。
是佐助...

我蹲下,看看水月的傷勢。手臂骨斷了...
「對不起...香憐」水月微弱的聲音。

「混蛋!」香憐起腳踢了水月的手。
很過份!水月表情更痛苦。

我站起來,一巴打到香憐的臉上。
「這是替水月打你的!」
我從未看到這過份的人。水月是為了你的才被佐助打!

昨天,天天跟我說,水月告訴佐助,是我中傷香憐。其實只是香憐拜託學姐做得一場演。
水月變成了幫凶。
佐助寧信相他所謂的兄弟,都不願聽我解釋。
好吧!去相信你的水月!
我並不是責怪水月,我知道水月只是為保護香憐。這個過份的人,水月為什麼要愛上她?
水月痛苦的表面,是打從心的痛苦。

「櫻,沒事吧?」寧次跑到我的身旁
我搖搖頭。

「寧次,請你送水月到保健室。」
我盯著香憐。我從未嘗試過這麼恨一個人,一個莫視愛情的人。
我跟隨寧次與水月的後,但是有東西抓著我。

「櫻.對不起」佐助緊緊握著我的手
我鬆脫被他困著的手,轉頭了。

「是誰?把水月打得那麼傷?」靜音姐姐趕忙治療水月。
靜音姐姐是保健室助理。

「我自己不小心…」水月微弱的聲線。
水月,為什麼你要保護佐助?為什麼…明明佐助傷你在先。

「佐助, 是宇智波佐助。」我冷靜說出。
佐助打傷水月是事實。

寧次愕視看著面無表情的我。

中午了!太陽在高高的頂上,給著小草的溫暖。
「寧次…」天天把餐盒放在寧次的桌上。

「什麼!」寧次看來有點兒吃驚。

「給我吃光光」天天把三個餐盒,一個一個打開。太豐富了。

我從袋子拿出一個餐盒。
「鳴門,給你的」

「對不起,櫻…」鳴門指指門外的雛田。
哦…鳴門已經有雛田了。

鳴門招手,示意雛田進來。雛田臉上露出擔心的樣子,害得我有點無奈。
我不會把鳴門搶去的!

「雛田,我只是叫鳴門把這個交給…」
交給…寧次?不能,天天已準備。鹿丸?不能,手鞠斬掉我。牙…好吧,雖然不太熟悉。

雛田跟鳴門看見我呆滯了一下子。
正當我想說話時,
「佐助!是給佐助」鳴門立即把餐盒交給在背後的佐助。
什麼?我不打算給佐助的啦!該死的鳴門!!

佐助接過餐盒,另外的手圍繞我的頸,把我拉出去了。
佐助一直走,我們上到天台。

「櫻,」佐助把我推到鐵絲網,雙手握著我的手。

「我…喜歡你」佐助酷酷的樣子,跟我距離不夠十厘米。
我幹嘛想起前天的事情!!!

前天,是我對表白的大日子,就正正在天台裡。
正想說出時,猜不到會倒過來,佐助的聲音跟我表白。

佐助坐在地上,打開發現掩滿了蕃茄。
「櫻,謝謝你」佐助的笑,很幻覺的感覺。
卻很美麗。
「對不起,櫻」佐助握著我的手
我感覺到你的心意。

『啪』是我打了佐助一巴。他並沒有閃避,站住讓我的一巴狠狠畫過他的臉上。
不過,我一點也感覺不到佐助的怒氣。佐助沒有責怪的意思,只是忽然間緊緊擁抱著我。
頓時,時間在空中停留了,白雲都沒有再浮動。現在,只餘下我們呼吸與心跳的聲音。
我的心好似被溶化了…

「打擾了」佐助單腳站在門口,正脫他的黑皮鞋。
遠眺正在西下的太陽,紅紅紫紫的雲彩的跟著太陽離開。沒有色彩的天空,很快將會被黑幕掩上。
井野呢?她不在宿舍呢。應該是去跟佐井約會吧…她還真幸福。
我呢?卻要回到自己宿舍。

「喂…我也算是客人吧,拿些東西給我吃吧!」這個佐助是什麼的態度!
誰要你跟著回來,自已沒有腳嗎?不懂走到找食物的嗎?
我沒有理會佐助,我把袋放在沙發上,並放鬆整個人,跟袋一起躺在沙發。
今天十分疲累了。

我的肩膀上傳來一絲絲的溫暖,我也感受到肩膀上的疲倦漸漸消失。
「很舒服吧…」原來是佐助替我的肩膀按摩。我頷首,在肩的根慢慢鬆起來。
佐助仍然按著,可是有種不同的感覺罩住。現在,佐助跟我沒有什麼距離吧!我的頸部感受到佐助呼吸。
他的手愈滑愈落…宇智波佐助!你想幹嘛!

「佐助!」我大吼,回頭瞧著他的眼神。可惡,他是笑得…笑得多麼….討厭!
真是氣死人了。

「笨蛋,玩弄你而已」佐助氣定神閒,他輕輕推一推我的腦袋。
我沒有說話,只是覺有點氣憤。我不會理會你了!佐助看見我並沒有說話反駁,他表情變抱歉起來。

「喂,,櫻!我說啦.」佐助胡亂說些東西出來,可惜我並沒有理會。
我走到自己的房間去,我大力一推把門關上。

「櫻…!對不起了,」佐助在房門大叫,手不停拍打著門。頓時覺得我房的門被佐助虐待中。
其實,我只想玩弄佐助而已。嘻嘻…誰說他欺負我!你敗在我手上了…佐助!

「笨蛋.」我打開房門,笑盈盈站在門口那兒。誰不知,他卻好端端坐在沙發上。
他還要把桌上的報紙拿給自己看著。

「你才是笨蛋吧!」佐助邪惡笑容又出現了。難道…我就是敵不個這個世界大魔王。
真是可惡極了!!!

「喂,不能把女朋友作弄一下嗎?」佐助忽然緊緊地摟抱我的腰,怒氣好像一下子消失得無影無蹤。
女朋友…聽到這個詞彙,不禁高興起來。

『鈴.鈴.鈴.』是佐助的手機鈴聲。
他拿起電話,聽了一句後,表情變得嚴肅,不時出現擔憂的汗水。什麼事?
他緩緩掛斷電話,緊緊抓住我的手。我感覺他怕我會消失的表情,他就像告訴我不要離他以去一樣。
是怎樣的一回事?擔憂的感覺像傳染給我了,眉頭不禁緊鎖起來。
現在只餘下『噠,噠』的鐘聲音。

「櫻…」良久,佐助才喚醒我的思想。佐助變得更憂心。

「對不起,,我先走.」佐助輕輕把我手放下來,從沙發旁拿起屬於自己的袋,走了。
不要!我倏地伸出我的手把佐助拉扯著。嘴微微抖擻,我想問發生什麼事,我想請求佐助不要走。
可是,我一隻字都不能吐出來。
佐助悾然看著我,他張開嘴巴。不過,沒有說話就再次閉上。佐助倉卒的心情頓時放緩下來。
他撫摸我披散的頭髮。

「謝謝,櫻」
他在我的耳邊細語,怎麼有似曾相識的感覺。心情變得沉甸甸,緊蹙著眉。感覺佐助將會別離。
空洞寂寥的感覺一湧而上。不善於溢於言表的佐助,這是真心話,我感受到。

佐助的背影十分沉重,他走在陰霾的路上。他將會哪裡去?

自從佐助離開後,果然有事情發生。他,就像人間蒸發消失了一個星期。手機他不接。
起初有點憤怒,以為他是在作弄我。可是,都一星期了,我的心情轉為擔心…
是是非非再度在校園橫行霸道,主角當然是我。
這時才察覺,佐助的花痴組織一日比一日強,人數更一日比一日更多。佐助失蹤的一事變得人所佳知。
奇怪的是,一向花痴團長香憐竟沒有加入這次大型活動。
我說呀!這個香憐可能已經接受了水月。這樣的話,事情多好辦。
話說回來,是非的內容是說什麼我強迫佐助離校等等…

「井野..是誰發起的..」我坐在井野的床邊,用毛巾擦拭著櫻色的髮絲。
井野這夜,手不離手機的。她的手機不時響起聲音來,九成九是佐井的短訊。
真是好一對痴情男女。

「什麼?」井野心裡有了佐井,算得上好朋友的我,都要走到角落去。
呀!我又發現她另一種性格了。超重色輕友!

「沒什麼!」我沒有氣力跟她再說了!要是浪費我的時間…
看見她在玩弄自己的手機。我又心癢癢拿起手機來,希望能接通佐助的手機。
手機被我打開,什麼?我也有短訊?!我期待是佐助寄來的!可惜,我的期待要落空了。
頓時,我想一拳打在鳴人的笨頭上!好端端發什麼短訊!打電話過來不行的嗎?
真不想看鳴人打的爛東西!可是…又不能不看啦,『可能』要告訴我很重要的事情。
我細心閱讀鳴人短訊的內容。

『我知道你一定在怪責我為什麼不打電話來』
你猜中了!那你還要寄過來?!

『不過,我打電話來。你一定又誤以為是佐助!』
……利害了,鳴人!你猜中了!我用力緊握著手機。

『你一定在發飆中!不過,先聽我說』
那你就說啦!拖拖拉拉…

『你要冷靜!』
我現在十分之冷靜!

接下來,那個笨蛋鳴人拉了許多空白在短訊中。害得我要向下拉…拉到很尾的地方,終於有字了。
『佐助回來了..』
奇怪的我沒有反應愕然了一會兒。什麼?!我再重覆看看!

『佐助回來了..』
是真的嘛!佐助回來了?!我立即把手機拿著,一心想走到鳴人的舍宿去,問個明白!
暫住!我會否太掛念佐助出現幻覺,還是多看一次。

『佐助回來了..』
我擦擦自己的眼睛,沒有眼花撩亂!是真的呢!佐助真是回來。
我十萬火急飛跑到鳴人與佐助的宿舍去!

路上比平時多了許多女生,他們都朝著同一個方向去跑。
我想是佐助回來的消息已經傳遍校園了。

「佐助的女朋友?!」
「佐助跟她在宿舍中呀!」
「真的!快去看看」
女朋友?怎麼的一回事。周圍的女生都吱吱喳喳在說同一番說話。
別胡說了…佐助怎有可能跟其他的女生一起。我知道自己不斷在給藉口。
我的腦袋開始胡思亂想了…

「櫻…」難道是佐助?雖然聲音不是他,不過我希望一轉頭看見的是佐助。
可惜,那個是水月。水月的手紮著白白的布條。

「上次…謝謝你」每次跟水月說話時,我都特別留意他尖尖的牙齒。
聽說因佐助打斷了水月的手,令水月不能參加比賽。
水月的手完全是沒有足夠的力量去拿起他的大刀。

「嗯…」我接收了水月的道謝。便立即馬上回頭,我要趕緊見佐助。
我再次狂奔時,水月伸出手抓住我。

「櫻!不要去!」為什麼…他的眼睛似在保護一朵小花。
現在水月攔截我,莫非佐助的女朋友是…香憐?

不會的!不會的!佐助一向都不喜歡香憐。
可是…香憐是佐助找出來的!
白痴!佐助不會喜歡那個香水女人。
但…香憐超喜歡佐助。

我的腦袋混亂了!我要去親自去問個究竟!

我十分輕易推開水月?奇怪,我不費力便可把水月推開。我回頭看,原來水月用了受傷的手去捉我。
看來他是故意的。不要理會那麼多了!我不斷跑不斷跑…我跟佐助的距離近了,可是感覺上愈來愈遠。
心酸的感覺愈來愈加劇,好像檸檬汗在心頭一滴一滴著。

真至現在,心中的檸檬一下子湧了出來…
我不敢相信眼睛的東西,我想閉上眼睛,可是不能!
眼淚快要流來…拜託,離開他。
雙腳變得無力,為什麼?

眼前的確是香憐…我猜中了。以那個男的確是佐助…
佐助摟著香憐的腰,坐在沙發上。佐助的臉孔不時緊貼著香憐的臉頰,就像情侶。
佐助表現得高興,那張是快樂的臉孔…他們當圍觀的視而不見,以我們圍觀的就似在看表演。

「櫻…」有兩把同時的聲音。是水月嗎?我回頭,是水月和鳴人。
發生什麼大事…他們一臉擔憂的樣子。我倒沒受到許可打擊呢…

「別再笑!」鳴人大吼。他看得見我虛偽的笑容。

「我忽然想笑呢…」我說了一個謊。慢慢地眼淚流下來,畫過我的臉頰。
圍觀的都沒有發現我,看來宿舍內的十分精彩。水月把我拉走了…

「給我暫住!春野櫻」我記得,我永遠都記得這是香憐的聲音。
我沒有回頭,我怕佐助看見我的樣子。
水月緊握著我的手,在給予我信心。

「水月…」香憐怒火的聲音,靜靜叫喚了水月的名字。
水月沒有離我而去。鳴人更替我作出反擊。

「你發什麼花痴!」鳴人吼叫得更大。
我相信,這會更為精彩了。

香憐沒有再說話,說話的竟是佐助…

「鳴人!你在說什麼!」佐助憤怒的聲音傳到我的耳朵,同時我的淚珠掉在地上。

鳴人咬緊牙關把氣吞了下去。

忽然間,香憐『呀』一聲大叫。是害怕的叫聲…
我不自主回頭一看。發現香憐退後了一步,在她前的是一支箭。

「你在幹嘛!」香憐指向在遠處的人影,是天天。她拿起弓,背有著數支箭。

「沒什麼,只是射彎了」天天說話有點嘲諷。香憐氣得怒火上升。
我竟感到高興,高興結識了天天這個朋友。

「佐助!我們走吧…」香憐了解敵不過天天,她從自己的口袋拿起手機。

「沒用的。多由也已經踏出校了」天天猜到香憐下一步的做法,並看著變成一隻小雞的香憐。
現在的香憐,可以算上孤苦伶仃。香憐果然收起電話,她吞一口氣,隨即笑起來。

「佐助…」香憐向佐助投懷送抱。佐助沒有退後。藉以示意佐助是她的樣子。

「佐助,你可以做你喜歡的事」天天說得有點隱匿。什麼的?我半點都聽不懂。
天天向佐助投了一個相信的眼神。佐助好像靈機一動,他捉著香憐的手。
『啪』佐助一巴賞了香憐。我感到心一陣陣涼風吹過。

「佐助!水月一事,你記得嘛!」香憐掩蓋著自己的一邊臉。眼裡有火的樣子。
「你會被踏出校的!我會救你的!」香憐重申。她抓著佐助的手。
什麼?原來因為佐助打傷水月,會被踏出校,所以佐助才會….
她的話,令我回想起當事…

「是誰?把水月打得那麼傷?」靜音姐姐問道

「佐助, 是宇智波佐助。」是我告訴給校方知的…
佐助為了留校,被香憐擺佈著?都是因為我!
我一臉大驚,佐助竟向了我微笑。

「不用你救了…」天天從背拿起她箭。她的弓箭朝著香憐那兒。

「日向家已替佐助求情」是寧次!他從天天背後出現。
日向是大家族,我相信校長都沒辦法不能拒絕寧次。

香憐再沒有辦法留住佐助吧!忽然有一隻手向香憐拉向。我瞅向旁邊,水月不見了。
這個舞台換上另一幕。水月把香憐的頭壓向下,
「對不起」細心看看,水月受傷的手原來強而有力的。
香憐完全無法掙扎,只好死氣沈沈低著頭。

「什麼什麼的!佐助的女朋友在那??」井野還算來的遲。她拉著佐井。
很八卦呀!不過,事情都結束了…我搖搖頭。

「什麼結束…」佐助響起他的聲音。他知道我在想什麼嗎??正當想開口時,佐助伸出手,摟抱著我的腰。
把我拉著他的懷裡。一吻,印在我的唇上。
接下來,我只聽到一群拍掌聲…其他的,都沒重要了!

生日快樂,櫻!




後記_

「醒過來!」是井野的聲音,哎呀!剛才…
在現場的,只留下數人。佐助在那?我仰望著旁邊的佐助,他有點兒臉紅呢…

「原來你是那麼利害的,天天」佐井說話有十分斯文,一點都跟井野不合襯。
他說得也對,天天不是中國武術的團長嗎?為什麼會拿起弓箭來。

「她,是射箭學會的會長呀」寧次把手放在天天的頭髮上。感覺上,他們比起井野和佐井還合襯。
天天還真強,又懂中國武術又善於箭術。

「中國武術的團長是小李!」佐助推推我的頭。
難道佐助能看穿我在想什麼?

「別用那種懷疑的眼神看著我!」佐助掩蓋著我的眼睛。
什麼!我的表情全都表達我心中想…

「為什麼要跟寧次決鬥?」天天真是奇怪的!
她沒有說話,只是臉紅著,看著寧次…

, , ,

L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sakura806
  • :)
    不錯喔!
  • Lo- 於 2011/05/15 14:59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