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攝影棚裡「咔嚓、咔嚓」的聲音在耳邊不停迴響。

兩邊的大燈射出強烈的白光,似勢要把你的聚焦弄得朦朧,害得你不得不閉上雙眼。

在鏡頭前的模特兒,可能雙眼是特別構造,一雙眼睛竟可睜得大大。

 

「攝影師,支葵和莉磨來了。」

被稱為攝影師的大叔,相當專注。似乎聽不見他助手的說話。助手先生只好跟支葵和莉磨的經理人說聲等等。

誰不知,

「等?!等什麼。你知道現在是什麼時間嗎?」經理人小姐說話的聲浪,足以令助手先生後退一小步。

日夜被勞動得有點暴躁的經理人小姐,主要上只是對於拍攝不滿。因為現在是零晨的五時正。

其實經理人小姐白天要在公司工作,晚上又要領著他們去拍攝,少不免會脾氣暴躁。

「喲!抱歉了。」攝影師知道了經理人小姐在耍脾氣,只好暫停手上的工作,讓他們兩個先拍攝。他輕佻地打聲招呼。

 

今天他們的工作,是有關拍攝潮流服裝。在更衣室中,已經掛了今季的流行款飾。

記得這品牌公司上季的產品,都是由他們兩位模特兒去推廣。大型百貨公司的外牆勾上了他們的海報。

莉磨一身雪白的肌膚,修長的身段,一直受到廣告商歡迎。支葵的暗紅頭髮,冷酷的感覺,是大部份少女的傾慕對象。

這對完美組合,每次都為攝影師帶來驚喜

 

「你們之間沒有交流的嗎?」的確令攝影師十分驚喜,他們現在就跟拍獨照一樣。

他們默不在聲,互對相望,並異口同聲道:「沒有。」果斷的回答。在他們心目中,交流是不必要的。

怪不得,每次他們都霸佔兩頁雜誌,總是一左一右。

攝影師都快被氣暈,第一次跟他們相遇,已經要求不能用閃光燈。

不能用閃光燈的確是一大難處,幸好現在電腦可以補光。想不到,第二次合作,拍攝難度提升了。

真不了解其他攝影師如何應付這兩個模特兒。

「嗯」攝影師用食指放在唇間,緊合圍了深深黑眼圈的眼眶。

一張思考的樣子,另一隻手在似多天未清潔旳頭皮抓癢。

「你們幻想對方是自己的情侶吧。」還以為什麼好點子。思考結果換來古板的結果。

這個攝影師真的是哈哈哈。再努力嘗試吧。

拍攝繼續,不過攝影師的說話他們沒有聽見一樣。他們果然有著強烈的自我。

快渡過一小時了,一張令人滿意的相片都沒有。

 

「對了,你們總是晚上來出來拍照。還禁止用閃光燈,這樣子很容易被人誤為吸血鬼。」普通的閒話,

攝影師他不以為然,就連他自己都不知這是一個祕密。這句閒話令支葵和莉磨稍微在意。

一直的拍攝,他們沒有刻意隱瞞自己是吸血鬼的事實。在模特兒的圈兒中,他們已經看作吸血鬼,

更有人聲稱親眼看見他們吸血。真相如何,大家都各有各看法。

「幻想吸對方的血吧。」攝影師的手指為嘴唇抺上一絲笑容。

他們留意到攝影師的表情時,攝影師只是傻傻地搔著自己的亂髮。

支葵牽起莉磨的手,細長的指頭被支葵引領在他的肩膀上。沒有驚訝,沒有懷疑,

她的指尖滑去揉揉撫摸支葵的鎖骨。支葵靠近她的頸項,輕咬她的項鏈。

項鏈隨著呼吸一瞬間斷裂,跌落在地板時,發出微細的聲音。莉磨的指甲輕輕向他的喉嚨搔過。

血液波動得很利害,支葵的唇慢慢張開,露出尖利的犬齒。支葵的頸部血液等待被割破一刻的解放。

尖銳的齒,幼長的指。

渴望。

 

「可以!兩位辛苦了。」攝影師大吼起來,他對於這輯相片十分滿意。

他大吼的同時,聲音傳到正在安眠的經理人小姐。攝影師在電腦中欣賞自己的佳作,經理人小姐都擦擦眼睛,把視線放在攝影師的電腦上。

 

「給我離開。」莉磨惡言相向。可是支葵不願意離開她的頸項,莉磨當然不會讓他吸自己的寶貴的血液。

轉眼間,她從口袋中的盒子,取出一支巧克力餅乾棒。把它塞往支葵的喉嚨深處。

「咳咳!」支葵的喉嚨受不了這種刺激。

正當支葵盯視著莉磨時,心跳強而有力地跳動一下。

第一次,看見她的笑容。原來除了鮮血外,還有東西令自己感到渴望的波動。

 

「給我全刪去!」經理人小姐一聲令下,再按下確認刪除。接下來是攝影師的哀吼。

一支巧克力餅乾棒放到支葵的嘴角,他咬下去。

, , ,

L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