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片瘡痍的黑曜學園,在月色的照射下特顯它的陰森。冷風拂拭一旁的大樹,發出沙沙的聲響。

少女踏上陰霾之路。她沒有被四周的氣氛沾污,臉上無一絲的恐懼。是習慣令她克服過來。

她雙手摟抱著黑色皮革書包,藉著自己的體溫付予自己一點的安全感。

身體不單僅是屬於自己,這種念頭,令她更勇敢。

 

走入凌亂不堪的黑曜,眼見面前的犬與千種和平地吵鬧著,輕輕鬆了一口氣。

骷髏喚他們倆的名字,示意她回來了。只可惜得來是冷淡的回應。

骷髏蜷縮在一個角落,把書包當成摟枕,合上雙眶。

 

她進入了另一個空間,這兒只得自己和六道骸知道的地方。

「骸大人」輕柔的呼喚,她的臉掛上期待的表情。

自從跨入了黑手黨的門檻,每夜與六道骸生活成為她的藉慰。

周圍的環境與舊日無異,對骷髏來言,這兒是天堂。清水綠葉,水珠滑過葉片滴在湖面上,漣漪一圈圈向外散開。

六道骸每當聽見骷髏的聲音,不消一會就會出現在骷髏的眼前。

「骸大人」骷髏再次道出他的名字,這次臉上有著焦急。她轉向背面後,沒有。她眺望遠方,沒有。

骸大人她的內心在叫喊。腳開始漫無目的前進,步伐更愈來愈快。

從未試過的情況,六道骸不在。骷髏的擔心一下子從心頭湧出來,不知所惜的少女只好盲目地左顧右盼。

骸大人去了哪裡?眼泛淚光的骷髏腦海在胡思亂想。走了一段小路,心情未能冷靜下來。

腳步沒有怠慢,到處找尋六道骸的身影。她惴惴不安的心不規律跳動,她是在害怕

再控制不住眼眶內的水珠。

「我可愛的骷髏。」是六道骸的聲音。她馬上轉頭來,真的是骸大人!他的笑容一如以往。

「骸大人」骷髏去眼下的淚,嫣然一笑。六道骸目見骷髏淚水,心暗底叫不妙。

她是否受不了黑手黨的生活?若是她向自己提出,要求退出這場遊戲,對於六遁骸是一個煩惱。

為了未來的戰鬥,他唯有拿出他的溫柔安撫眼前的少女。

「喔是誰弄哭我的骷髏。」伴他的笑聲問道。他的站立在和骷髏有一段距離,沒有去觸碰骷髏。

骷髏猶豫稍刻,雙眼在逃避六道骸的視線。

「骸大人你沒事就好了。」她怯懦回答,再直視六道骸。這孩子原來在擔心自己、在害怕失去自己。

是六道骸一手把純白的小兔的放在獅子洞穴內,生活算得上惶惶不可終日。純白的骷髏沒有失去本性,

這一點令六道骸安慰。說穿了,相比在復仇者牢獄的生活,每夜骷髏的來臨比較有趣。

「原來是我把骷髏弄哭了。」戲弄的意味。不是因為害怕黑手黨而泣,是為了害怕自己離她遠去而泣。

六道骸更肯定自己選對了孩子。

還好像有點喜歡上她。

, , ,

L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