剛回來日本的一平,今日早上仍舊打開拉麵店的大門,等待川平大叔的來電。

可能時間太早的原故,暫未有人光顧。店內的裝飾具有中國風味,記得師父都很喜歡這間店。

腦海的回憶再度勾起和風的時光,一平雙眼雖無淚水,可是表情相當惆悵。

離開日本,是因為得知師父風在戰鬥中敗北。敗北的代價,風早己跟一平說過。

經一番心理準備,一平沒有落淚。

「一碗拉麵~」門外的男子在點餐,一平強掛笑容歡迎客人。踏入店舖的是相熟的客人。

他上衣的鈕釦只扣了一顆,手在搔癢自己的亂髮。

不整齊的上衣,加上疲倦的神態,總令人誤以為到他是當牛郎。他隨意坐下一個位置。

轉眼間,一平手持拉麵,放在男子的桌上。男子見拉麵煮得有點糊掉,還是奈奈媽媽飯菜比較好。

他督目碗旁的餐具,磨磨蹭蹭會起筷子。和平日一見食物就大吃大嚼的他, 一平當然感覺他奇怪。

不過,一平並沒有去關心他。

「藍波,你要學學用筷子!」責備的語氣。每次來吃拉麵都不讓藍波用叉子來吃。

藍波兩眶水汪汪,他緘默呆看面前的拉麵。雖然是糊掉的拉麵,不過放到自己面前,卻又不能吃。

那種的滋味縈迴心頭。

「要~~~」似一個未長大過的小孩,強忍淚水,只可惜加上一平的說話,令他忍不住。藍波哇哇大哭。

最後,一平屈服了,她拿了叉子給藍波。

 

一平沒有留意今天藍波來店的時間,早了許多。她一言不發坐在他的對面,藍波毫不客條狼吞虎噬消滅拉麵。

忽然,外面下起雪來。雪景吸引了一平的目光,貪玩的藍波難得目見粉雪的來臨。

都吃拉麵的事拋諸腦後,跑到外面看雪去。雪是一個小圓白點,它們隨意灑落在地面。

藍波走出了大門外,提高手腕,想說把雪捉到手上。他伸手抓緊雪點時,再張開拳頭,雪只餘下水份。

藍波沒有放棄的意思,愈來愈激烈抓小雪點。

 

「藍波,你這樣捉是不行的。」一平提醒他,示意藍波回頭看她的示範。

她慢慢張開手,待雪點自動降落在掌心。雪落在掌心,稍過幾秒,再轉化為水。

捉雪比起捉葉來得更容易,風較難把雪點吹偏。更可況,現在四周沒有拂起風。一平驀然間深深地低頭來。

再有一小雪點輕輕貼上一平的掌上,同樣地化成水。雪點始終都化水,留不住。

雙眼為什麼想眨動?一平不自覺把淚水填滿眼眶。

「你不用忍耐。」藍波收起稚氣,把乳牛皮紋的手帕放在她的手上。手帕上的水珠化成一個個圓點,

降雪量不變,手帕上的水珠不斷。

 

『一平也能獨當一面呢。』是風留下的話。

雪點落得更多。

, , ,

L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