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年後,外面的風景依舊,微風吹散人們臉上的惰意。

改變了髮型的銀時,眺望遠處的街道仍然...能夠偷窺到美女家。幸好沒有新大樓在自己家前落成。

回味著美女玲瓏浮突的線條。雖然從未見過她的臉。不過,會打理身材的女孩子,臉容也必經一番注重。

 

突然腦海浮現凱薩琳...

「還是不要讓我看到你的臉。」銀魂搖搖頭。

準備拿著茶給銀時的新八,錯愕在原地。

他說不想看到自己的臉,是因為自己一點也沒變嗎?新八不禁退後幾步。

 

當一個己年幼四十的男人,忽然收到小學好友的來電。

對方以開朗卻和自己同樣滄桑的聲線問道:「出來聚一聚吧。」

男人查看自己的日程表,剛好那天沒有什麼特別重要的事情。就似是上天刻意安排的重聚機會。

他提起紅筆,把原定的約會刪去,上面寫著是女兒的生日會。

 

......

這很重要吧!是自己親生女兒的生日!不,可能不是親生。

也許是從地下鐵的保險箱意外拿出來的棄嬰,當時的哭泣聲還瀝瀝在目...但這不是重點吧!

為什麼要為了一個己變得不熟悉的男人而在女兒的生日會缺席?!

 

新八想著根本就無人會在意的事情。

 

...這個無關男人的出場率比我還要高!明明就是一個無關痛癢的男人!

 

咳。那男人和對方確認時間和地點後,掛斷電話,會心微笑,回憶著和對方小學時的美好時光。

他騎在自己的頭上。

他威脅自己,要把買小食的錢交出來。

他把「用棒球打破老伯家的窗」的責任推在自己身上。

他借了的漫畫,直至現在還未歸還。

真是懷念...男人眼角出現淚光。

 

這根本就是大雄來的吧!那個電話一定是胖虎打來的!

最奇怪的是,說這樣久,他的出現究竟有什麼意義?!

 

當他們見面後,看見稍有變改的面容,大家聲惺惺相惜的眼神。胖虎肥腫的臉,內藏他的淫笑。

仍舊欠揍的樣子,大雄和胖虎同時想。

這時,胖虎張開雙臂,用力擁抱大雄,並拍打他的背:「你還真一點也沒變!」

你還真一點也沒有變,這絕不是好事。

 

新八的心情就猶如大雄。

 

......

 

看來新八無言,看著拋棄自己的銀時。就像丈夫拋棄家裡的妻子,同樣的心情。

放心吧,銀時。眼鏡不喜歡,可以換新的。特別是不能將小受變成小攻的眼鏡,真的可以換掉喔~★

 

「嗯?新八,你幹嘛站在這兒?」銀時發現新八站在自己的身邊,低頭身體抖擻著。

然後,他奔出萬事屋。離開時,他留下的就只有一顆又一顆...

 

「空調滴水?」銀時看看地板上的水珠,再看看頭頂上的天花。

「那是我的眼淚,好不好!你家天花根本就沒有空調吧!」噢,看來新八回頭了。

 

突然感到有殺氣,一支黑漆漆的手裡劍擦過銀時的臉旁。

幸好及時閃避。

黑色長條物體硬生生插入牆壁後,軟下來。怎樣會有熟悉的感覺...

「你們很吵,我要睡。」早己換了睡衣的神樂嘴角勾起來。

你是在炫耀自己的昆布手裡劍嗎?我們一點也不羡慕呀!

 

「你要睡就自己閉上眼,死小孩。」銀時搔著頭。

不知道為什麼,看見神樂睡覺,自己都想睡一睡。

「我也要睡。」他走到衣櫃前。

睡覺會傳染的嗎?新八睜著非常精神的眼睛。

「笨蛋是不會傳染的。」銀時回頭盯著新八,和神樂同樣的笑容。

「那是感冒吧!」新八在大吼。不,銀時最主要目的是,在炫耀想睡覺。

我一點也不羡慕你想睡覺呀!

 

「喂,你見過你哥哥嗎?」銀時頓時的神情嚴肅。

他記得,那個人說過要和自己打一場。成長了的他,是時候兌現承諾。

哥哥,神樂在兩年間己忘了這個人了。

沉著的神樂沒有回答任何東西。

 

銀時搖頭並搔著頭,打開他的衣櫃。

「嗯?」

......

「見過了。」神樂看著衣櫃裡屈縮的人回答。

 

,

L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