開頭的廢話公告
◎本人為一名移動腐生物,不喜勿走,請忍耐一下(拉衣角)

 

◎同為一名乙女,認為腐女和乙女並無衝突,在乎觀點與角度。

 

◎畫功稱不上細膩,但我在努力中φ(._.)

 

◎極度愛好二次元平面男人,對三次元男人有偏見地沒有太大好感,請見諒...我也不想的(掩面)

 

◎博客內圖片及資料部份是從網絡搜集,如有冒犯,請告知。

※作者自我妄想系列。

 

clear今天要到蛇足的家裡錄音。說實話,clear很妒嫉蛇足家裡有完備的錄音場地。

為什麼他家這樣有錢?明明只是一個小小的售貨員。

帶著不甘的心情,來到蛇足的家門。

 

他停下按門鈴的動作,總覺得有什麼人在門後盯著自己一樣。

一陣冷風從他的身後捲過來,不就自主打了個冷顫。

還是不要按門鈴比較好。記得上次蛇足鄭重告訴他不要按門鈴。

那怎樣開門?當然是用鎖匙。

雖然很不想用蛇足給自己的鎖匙開門,但clear仍乖乖從口袋拿出鎖匙來。

他感覺到門後的那個人在微笑。

 

打開門的瞬間,

「歡迎回來!~」看見蛇足蹲在地上,捉起了モカ的前足,向自己招手起來。

モカ還真像招財貓一樣的可愛,至於後面那個...他無視了。

clear馬上把門關上。要是被鄰居看見,不知道他們會想什麼。

說什麼歡迎回來,自己又不是住在這兒的。老是喜歡和自己曖昧的蛇足,clear只有無可奈何。

蛇足擋著玄關的位置,和clear對峙。

他想怎樣了。clear連鞋也沒有脫,硬生生俯瞰著抱著モカ的蛇足。

不要露出這種期待的眼神,可以嗎?clear感到壓力。

隨著時間的過去,clear仍沒有下一步動作,不被滿足的蛇足開始變臉了。

微笑期望著的表情已慢慢被不滿抱怨取代。

「你要說,我回來了。」原來是指這個事情。

clear知道不能惹毛蛇足大人。

「是、是,我回來了。」clear終於看見蛇足滿意的笑容。他轉身走到自家的大廳。

clear現在可以脫鞋子進內了。

 

每次clear來到蛇足家錄音也會帶禮物來,他認為這樣禮貌,而他很自然地擺放在合適的位置上。

可是,今天clear沒有拿東西來。他從廚房倒了一杯水,走出大廳。

「我要可樂。」待clear坐在沙發上時,在旁的蛇足笑逐顏開對clear說。

這傢伙是刻意的。clear不屑盯著他,卻又慢慢移步到廚房。

果然,clear對蛇足只有無可奈何。看著clear為自己再次走進廚房的蛇足,心情十分漂亮。

「clear真是一個好男人。你說是不是,モカ~」蛇足抱起モカ,整個人也躺在沙發上。

モカ毫無回應,只是用死魚眼望著自己的主人。

「モカ今天不撒嬌喔。」蛇足把モカ埋到自己的懷中,搔著モカ頭頂上的柔毛。

モカ無奈喵了一聲,面對這個主人,和clear一樣顯得無可奈何。

clear看得見モカ一直睨著自己,自己走到那裡,モカ就的眼珠就跟都那裡去。

モカ,你想怎樣...

「來,你的低糖可樂。」玻璃瓶內的可樂霧出許多氣泡。水珠都貼著玻璃外,造成一層薄膜一樣。

蛇足放開了モカ,就牠自己在家裡走來走去。蛇足拿桌上的玻璃瓶,喝下一口。

「把辣椒加到可樂,會變成什麼的味道?」蛇足看著手上的可樂問。

可樂加辣椒...這傢伙有問題的嗎?clear一度疑惑瞥著他。

蛇足天真地微笑起來。這傢伙真的的3字頭的大叔嗎?是算錯的吧。

「你試試看吧。」clear坐在沙發上, モカ走了過來。頓時覺得モカ有這個主人,會很辛苦。

寵物還比飼主辛苦,他摸摸モカ的頭頂。モカ目無表情任就clear撫摸著自己的頭。

一點舒適的表情也沒有,你知道這樣令摸的那個人很難受。

「你看,モカ最近不發情了。」蛇足大人,你在說什麼。

難道你想モカ全年也在發情嗎?clear抱起了モカ。不過,モカ今天還真沒有撒嬌的意思。

「就算モカ不撒嬌,還有其他人向你撒嬌。」clear嘮叨,帶有怨言。

clear今天刻意沒有帶禮物過來,是因為來之前看見最近上載的一曲。

那是コケ犬的歌,還有蛇足客串錄音。

「你找你家的小犬也可以。」モカ從clear的膝蓋上跳下來。

蛇足沒有回應。clear也沒有朝向蛇足那兒,看他的反應。

大家沉默了三分鐘。

clear按捺不住把頭轉向蛇足那兒,剛才喝完手上的可樂。

「怎樣了。」蛇足微笑。

竟然被無視了。

「沒什麼。」clear把空掉的玻璃瓶拿回廚房。

從廚房走出來後,才驚醒,為什麼要替他收拾那兒玻璃瓶?自己習慣下的行為,好可怕。

 

clear回到大廳,呆在蛇足的身邊。今天沒心情錄音。

這時,モカ跳到蛇足的身上。

「哎,モカ終於撒嬌了。」看著モカ在以頭依偎自己的衣服。

モカ正常了。

「媽媽你看,モカ好可愛。」蛇足抱起モカ,把モカ拿在clear的面前。

蛇足的臉都被モカ完全掩蓋著。誰是モカ的媽媽...

clear沒有理會他,倒坐遠了十厘米。

「哎,媽媽吃醋了。」蛇足把モカ抱到眼睛的水平位置上。

「喵~」モカ回應。

剛才不是站在同一陣線的嗎,モカ?

「沒有。」clear斬釘截鐵。

「有。」

「沒有。」

「有。」

「沒有。」

 

「沒有。」

「有。」clear說。

嗯...完全是個陷阱。

「看~モカ,媽媽真的在吃醋。」蛇足得意地說。

明明就是蛇足設下的局。突然モカ跳起,跳到clear的膝上。

雖然モカ不是重量級貓咪,可是也會有衝擊力。幸好不是跳在肚子上。

蛇足就在モカ跳開時,趴到clear的身上去,希望把モカ捉回來。

結果,蛇足沒有捉住モカ, 蛇足卻沒有起來的意思,一直伏在clear的腿上。

「喂,你何時才願起來。」

「啊~」蛇足莫名其妙哼出旋律來。他由伏向的姿勢轉為躺臥,仍然貼著clear的腿。

蛇足閉上眼,唱出和clear第一次合唱的歌曲來。

這傢伙...真的奈他不可。clear輕輕嘆氣,唱出同一旋律的歌曲。

 

「不氣喔。」歌曲整首也完美地演繹出來。蛇足坐直身子,微笑道。

clear想氣的,可是無法氣他。是歌聲的問題嗎?合唱時和他有著共鳴,大家十分配合。

蛇足呼吸位置的喘息,令人想像出奇怪的東西。clear敲敲自己的腦袋。

「對了,你知道寢下呂嗎?」clear突然記起早前吸引了自己目光的歌手。

他們那首magent很有人氣。自己也看過,真正地搞笑。

「喔,再生數擊敗我們那首magnet的那個?我有看喔。」蛇足說話還真直接。

「他們說引退喔。」Gero為了自己重要的人放棄自己的路,clear是這樣解釋的。

「噢,是喔,這樣子看來不錯。

「你這樣說很失禮,蛇足さん」clear忍不住勸諫他。

蛇足這時才把雙眼轉向clear。

「你在說啥?」

又再次被無視。蛇足這個人就是不願專心給你看。不知何時モカ又被蛇足大人捉回手上。

 

「沒什麼了。」clear完全放棄告訴給蛇足知道,反正他又不以為然的樣子。

clear稍為無力,全身放鬆依背著沙發。蛇足家的環境還真不錯,很休閒舒適。

最重要是面積大。要如何努力工作才能買和這間一樣的屋子。

蛇足盯著在沉思中的clear。他在自己家還真放鬆,頓時覺得有點自豪。

「吶,clear。」蛇足少有認真的雙瞳。

怎樣了,他好像要宣布重大的事一樣。clear也認真挺直身子坐好。

「如果你要退引,我也會學Geroさん。」

「你在胡說什麼。」clear才不希望蛇足放棄唱歌。

「我說真的。」

clear看見蛇足沒有開玩笑的意思。

是的,他是說真的,比說要把辣椒放進可樂裡更真誠。

 

「嗯,我知道的。」這時,モカ又逃脫。

很自然地躺下來。

就讓蛇足再躺著唱歌來給自己聽。

「薄紅の時を彩る花びら~

L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 人氣()


留言列表 (5)

發表留言
  • lhm1994
  • 為什麼薔薇的香氣會這麼濃的呀~
    害得我一邊看一邊自動幻想情境...
    然後一直由開始噴到尾...
  • 會嗎?
    我寫的東西一直都是純情向喔(微笑)

    Lo- 於 2011/06/01 21:01 回覆

  • lhm1994
  • 姐你打漏字了吧...
    是純情"BL"向才對(笑
  • 可惜這兒沒讚好。

    Lo- 於 2011/06/02 23:17 回覆

  • lhm1994
  • 哈哈XD
    那姐自己在心底裡讚好就夠了
  • koseigi
  • 寫得很好耶^^
  • 謝謝><

    最近都沒寫了,明明有下集- -可是我懶了xd

    Lo- 於 2012/01/09 21:41 回覆

  • ~貓~
  • 繼續寫啦~~好看耶~~>0<
  • 謝謝支持(泣)~~

    但我最近零動力...=V=

    Lo- 於 2012/05/12 14:13 回覆

【 X 關閉 】

【PIXNET 痞客邦】國外旅遊調查
您是我們挑選到的讀者!

填完問卷將有機會獲得心動好禮哦(注意:關閉此視窗將不再出現)

立即填寫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