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校。

課室和圍牆組成了走廊。每一石磚都印有歲月的痕跡。

崩裂的磚塊再感受不了痛楚,但在裂縫霧起如同血液的水泡。

水泡一個又一個湧出石磚,整片磚面都沾有它的色彩。

不是紅色。是內臟一樣的黑綠色。水泡沒有爆破的可能,一個接著一個黏在磚片上。

黑綠色,它帶著微弱的酸腐氣味。

如同家裡渠口爆裂的情況一樣,厭惡性的東西不斷湧現。不能阻止。

黑綠色的水泡攻佔了整邊的牆壁,未能滿足的它們繼續前往攻佔其他的位置。

它們有著細菌的能力,一生二,二生四,四生八,無窮無盡的後裔。

沾粘的表面令它們能在牆壁慢慢移動至地面。像油污在地下滑行,把地板染上自己的色彩。

叭叭叭。看著頭頂上的稠密水泡一團掉到地面。

黑綠色的它們肆無忌憚。

 

學生穿著雪白的恤衣穿過走廊。它們毫不猶豫粘上學生身上。

純白校裙當中稍有顯現的內衣亦被黑綠色掩蓋。全黑的皮鞋沾上一層黑綠色的油脂

學生戴上的鏡片滴下一稠濃的液體。

黑綠色不會感到滿意,填進學生毛孔的每一吋裡。

眼睛的晶狀體仍是透白,但我己看不見。耳朵流出被耳膜隔去的粘液,瀑布一樣流出。

鼻子己不是鼻子,嘴巴不是嘴巴,我能看見得,就只是一個黑綠色的反光圓面。

走廊上的學生,全都擁有相同的樣子。看不見他們黑綠色下的表情。

 

「我們一同去洗手間吧!

朋友在挽著我的手臂,帶我經過這條走廊。

 

,

L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