難得和平的日子,六道骸躺在醫院的病床上,看著窗外的藍天。

這種天氣十分難得。

他嘆息微笑,看著飄過的白雲。終於一切也結束了。

 

門外傳來輕輕的敲門聲。

一位女孩子怯生生伸頭進來:「...骸大人。」

是庫洛姆,六道骸向女孩微笑,什麼也沒說。

自從自己往在醫院後,她每天放學也來探望。

說真的,她沒有必要來,也沒必要留在自己的身邊,因為他們之間的契約已經完結。

他利用完她的身體,而她也可以自己製造器官。

她每天也帶著紅緋的臉頰過來,害得六道骸也胡思亂想一番。

但他明白,他們是沒可能的,終有一天,她會知道自己的僅是利用她,她會選擇離開。

 

庫洛姆帶了鮮花來,每一天也是帶一小朵。

白色清純的花瓣就似她。

他從來沒有問那是什麼花,因為每次庫洛姆把小花插在花瓶時,他都不是看著那朵白色的小花。

「庫洛姆...」你離開吧。六道骸說不出聲,不知道為何,他想享受這一份的清靜多一秒。

庫洛姆圓潤的雙眼看著他。六道骸看得出她的眼神不是期待他說話,是單純準備聽從命令。

只是他說一句,不要再來,一切是真正的完結。

 

嗯?」庫洛姆坐在床旁。

六道骸驚覺!庫洛姆見他的反應,不禁錯愕。

瞬間,六道骸臉也黑起來:「...告訴我,你這頭爛青蛙在幹什麼...」六道骸蘊釀出殺意。

眼前的庫洛姆化成一團煙,煙霧間弗蘭出現。

噘起嘴來:「師父的樣子很純情。」

下一秒,六道骸的三叉已刺在他的青蛙頭上。

很奇怪,這一回弗蘭沒有大吵大鬧。他異常沉默,也以認真的眼神看著師父。

「師父,她走了。」弗蘭說。

六道骸看著徒弟的臉,今天看起來多陌生。他無奈一笑。

是件好事,想著卻說不出。

他仰望剛才的天空,一片藍天,沒有任何的白雲,十分晴朗。

的確是十分難得的天氣,讓他熱血沸騰,有毀了百多人的慾望。

 

這時,弗蘭用食指刺向六道骸的心臟位置。

「師父,醫生檢查不到這兒沒了。」他另一手從自己身上輕易取出了一個心臟,當然他用了幻術。

ME給師父一個。」

這算是安慰嗎?這小子的眼神讓人太不適應。六道骸嘲笑似的,他用力敲打他的頭。

「醫生不說,我也早知道。」在夢中相遇的一刻,他已經知道。

弗蘭手上心臟的血,一直滴上白色的被褥上。

 

突然,門外一陣吵雜的聲音。

「都說你走快一點,你這個畜生!」

「什麼畜生?我是犬好不好!」

門被打開,是他們,六道骸的部下。

還有...她。

六道骸瞥向弗蘭,看見弗蘭在偷偷竊笑。

......

所有認真的事件,有他在都變成不認真,這是真理。

六道骸隨意用一個眼神,利用幻術讓他掉在地上。弗蘭狠狠跌在地板。

 

「庫洛姆,過來。」六道骸冷冷地說。

莫名其妙的庫洛姆感受到他的不悅,表情有點緊張:「骸大人...什麼事..

就走到六道骸的身邊時,被他輕輕捉住手臂一拉。

庫洛姆掉進他的擁裡。

庫洛姆簡單嗅到他身上消毒藥水的氣味,已經令她心跳加速。

「骸大人...

「你拿了我的東西,就沒有機會離開。」六道骸緊緊抱她入擁。

庫洛姆聽見六道骸的心跳異常,害得她十分緊張。

「聽見沒有?」六道骸勾起她的下巴問。

庫洛姆輕輕點頭:「嗯。」

當她示意好時,恍惚看見六道骸真正的笑容。

 

乍然,「彭!」一聲,牆壁被打破。

一條前端利器的鐵鍊穿過自己的髮型...

那個是....

讓是他熱血沸騰的衝動。

 


 

很久沒寫純愛同人,這也是突然想寫。

哎><我覺得我舊時有創意得多。

難道我到了隱退的時候?(大笑)

話說,REBORN完了,我真的很無奈﹣ ﹣

, , ,

L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