開頭的廢話公告
◎本人為一名移動腐生物,不喜勿走,請忍耐一下(拉衣角)

 

◎同為一名乙女,認為腐女和乙女並無衝突,在乎觀點與角度。

 

◎畫功稱不上細膩,但我在努力中φ(._.)

 

◎極度愛好二次元平面男人,對三次元男人有偏見地沒有太大好感,請見諒...我也不想的(掩面)

 

◎博客內圖片及資料部份是從網絡搜集,如有冒犯,請告知。

20131211

話說,我的老師給我們看了一篇文章→http://www.catholic.org.tw/tainan/at/89.htm

基本上,是講述自大的小攻皇上,怪錯冰美人小受宰相,之後知道自己錯了的故事。

很自然,我改篇了(掩面)

 


 

 

《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 》感情濃厚Ver.

街上的人們雖然穿起粗衣麻布,但他們的臉上都有淡淡的微笑。

 

這個國家並不是很豐裕,但很安定。

 

擺地攤的不怕有惡人來騷擾、做茶館的不怕有無賴、小姐們都不怕街上有惡霸。

 

老百姓都享受這種平靜的生活,悠遊無慮。

 

 

 

「宛文,你看這根髮髻跟你多配。」男子舉起筋骨結實的手臂,把髮髻拼上旁邊人。

 

這位男子開著玩笑,他的笑容在陽光底下更有清新的感覺。

 

無憂無慮的笑聲讓人聽得相當舒適。

 

男子身上穿得簡樸,只要你仔細一看,他衣服的質料卻不是凡夫俗子所擁有。

 

「皇上,請不要侮辱微臣。」宛文修長白晢的手臂輕輕搧開皇上的手,細聲跟皇上說。

 

不過皇上簡單一個反手捉住了宛文的手腕,再把他拉近自己的胸懷。

 

「喂!」宛文抵著皇上的胸懷,皇上卻不讓他逃,另一手摟著他的腰。

 

皇上輕輕一笑,看見宛文紅緋的臉頰,心裡有著被螞蟻爬過的癢:「你的氣量也太小了吧。」

 

這時,同行的太監乾咳一聲。原來旁人已經留意到他們。

 

皇上板起面來,暫時放過宛文。

 

 

 

這個國家地方不大,人也不多。皇上管治時也十分輕鬆,不過,他不喜歡做事,總覺得任何事情自然會解決辦法,不用插手管理。

 

皇上平日都沒有什麼不良嗜好,唯獨喜歡打獵。他喜歡追蹤獵物時的刺激感。除了打獵外,他還喜歡和他的宰相──宛文,一起微服私訪。

 

 

 

宛文走到一間書店裡,皇上也跟著進來。宛文是這兒的常客,不過,老闆見宛文來卻沒有熱情的招呼。

 

一方面他知道宛文喜歡自己安安靜靜在選購,另一方面,每一次老闆跟宛文說話,他背後的男人總會用敵意的眼神盯著自己。老闆不知道他們什麼關係,亦不知道那個男人正是當今的天子,他從這個男人的眼神看得出,他並不可惹。

 

老闆看著宛文,今天的他和平日不同。平日的他會慢慢翻閱書冊,仔細看第一章的內章,若滿意就會抱起它。今天的他看來有點暴躁,他根本沒有仔細看書的內容,隨意拿了數本書就拋到老闆的桌上。

 

老闆也不敢多話,低頭為他結帳。

 

察覺到宛文不高興不僅是老闆,他身後的男人也同樣察覺到。

 

 

 

老闆報了價後,宛文點一點頭。

 

「讓我付。」皇上捉住他的手,示意太監拿銀兩出來。

 

「不必了。」

 

宛文沒有領情,從自己的腰間取出銀兩交給老闆。宛文完成交易後,沒有等待皇上就獨自提著書離開。

 

皇上皺起眉頭看著宛文離開的背影。

 

皇上事實上不知道宛文在氣什麼,但他也知道剛才是自己太過份,他一向都不喜歡做焦目的一個。

 

為了表示他已經有所反省,皇上才想替他付錢向宛文賠罪。

 

只可惜宛文得寸進尺,沒有理會他就走掉。

 

他的態度有損他貴為一國之君的名譽,被拒絕的皇上內心有種不服。

 

 

 

翌日,除了公事上,他們沒有交流,是沒有必要交流。心情不好的皇上想去打獵轉一轉換心情。

 

宛文一向都不會跟著他打獵,皇上有皇上打獵,宛文有宛文在府上看書,二人也不必尷尬。

 

 

 

皇上來到大草原,他威風凜凜帶著著數十條獵犬橫越草原。

 

皇上身穿薄衣,可見他均勻的結實肌肉及光澤的肌膚,騎在灰馬上的皇上有著一國之君的氣派。

 

不消一會兒,皇上已經看見他的目標:一隻花豹。

 

皇上馬上策鞭追向花豹。花豹察覺到有危險在草地上奔馳,皇上的窮追不捨讓花豹逃不了。

 

無力的花豹慢慢減慢速度,皇上從容不迫拉出弓箭往它的頸子一射。

 

「嗖」的一聲,花豹嘶叫倒地。

 

射中獵物的皇上十分開心,看著躺在地上的它毫無動靜,他已經待不及隨從來,獨自下馬看看自己的獵物。

 

 

 

誰料,這時花豹乍然跳起撲向皇上。原來它沒有死掉只是等待一個時機。

 

花豹的前腿強而有力,一瞬間已經將皇上推倒在地上。

 

皇上從花豹的瞳孔看得出自己的無能。花豹嗅上自己手上獵物的氣味,已經不管插在頸上的箭。

 

掙扎也沒用,皇上只可以眼睜睜看著花豹張開自己的嘴巴。

 

皇上小指一涼,突然,花豹再慘叫起來!

 

皇上推開了花豹,它的頸上插有兩箭。

 

 

 

「皇上沒事嗎?」一眾的隨從緊張上前。

 

皇上站起來看著花豹,尾指滴著血...

 

 

 

x

 

 

 

「微臣宛文來探望皇上。」寢宮門外傳來宛文的聲音。

 

皇上放下了酒杯,揮一揮手,太監讓宛文進內。

 

宛文踏入皇上的寢宮,眼神沒有集中於皇上的尾指上,反而看著桌上一壺又一壺的酒。

 

宛文就如同平日一樣,逕自坐在皇上的對面。

 

他幫倒下來的壺子重新站在桌上。

 

 

 

宛文為自己斟了一杯酒,逕自談起來:「剛才小豪子在門外跟微臣說,皇上心情不好叫我先回府上休息。」

 

同時,他也為皇上斟酒。雙手拱起酒杯敬了皇上杯後,喝乾。

 

「是皇上向小豪子下命令,叫微臣先回府休息嗎?」皇上輕輕拉動嘴角,自嘲一聲。

 

的確,皇上不想讓宛文看見自己這樣子,但他明知這樣種無效,因為宛文也會闖進來。

 

「能否讓微臣看看。」宛文那個不是問題,是陳述句。他沒有等待皇上回答,已經溫柔拖起他的右手。

 

沾上血色的白布緊緊包裹尾指,然而,顯而易見尾指是沒有一小截。

 

「微臣從書上得知,剛剛沒了尾指的人,還會錯覺得指尾還在。」宛文平淡說。

 

皇上瞥看他見淡然態度,暗有慍色。那正常,斷指的不是他,他當然可以若無其事說著風涼話。

 

宛文再喝下一杯酒。

 

「皇上,沒了尾指總好過沒性命。想開一點吧,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他向皇上的杯子斟滿了酒。

 

皇上看著酒水往他的喉嚨滑進去,他十分清楚,他不是想從這張口聽到這種置身事外的安慰說話。

 

他寧願宛文什麼也不說,就看書時如此安靜,靜靜陪他喝酒。

 

他所謂的安慰說話沒有舔傷口的作用,光只是讓人覺得,他在傷口上撒鹽。

 

 

 

皇上沉著氣:「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陪著他一聲的淡笑,皇上不屑盯著宛文。

 

宛文放下了酒杯,雙目對峙,眼神是滿是堅定:「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

 

皇上揚天大笑,乍然將手上的酒杯搧到牆角。

 

「咔吵」一聲,酒杯變成碎片。清脆的碎裂聲音驚動門外的太監和侍衛。

 

「要是我把你關進監獄,那都是最好的安排?」皇上冷淡地說。

 

宛文雖然待在皇上身邊只有兩個月的時間,但他知道皇上生氣了。

 

皇上真正生氣總是這樣子,不會太吼大叫,恍惚蘊釀著風暴。

 

剛進來侍衛感受到這兒的氣氛不妥,大家都不敢擅自行動。

 

宛文輕輕嘆息,他走到碎裂酒杯的牆角,蹲起來拾起碎片:「如果是這樣,我也深信這是最好的安排。」

 

宛文把碎片放回桌上,重申多一次:「所有事情都是最好的安排。」

 

「很好。」皇上的嘴角笑了一笑:「你們把他抓出去斬。」

 

侍衛錯愕面面相覷,在宮中,誰也知道皇上和宰相的關係親密,對宰相總有著戎心,如今突然要他們捉拿宰相,他們都不知所措。

 

 

 

皇上握起拳頭,用力拍了桌面:「還不快點,還等什麼?」

 

侍衛如夢初醒,無可奈可上前架起宰相,就往門外走去。    

 

侍衛用手架住他,宛文被迫強行低頭。皇上的拳頭插著微小的碎片,血在流。

 

但他不管,光是抬頭看著宛文被壓下去。兩個壯碩的侍衛捉住弱不禁風的宛文好像太不必要。

 

皇上就知道他不會反抗。他就是這樣子,默不作聲安靜承受一切。

 

 

「暫住,先抓起關起來。」

 

宛文保持低頭,只聽見他輕聲說:「這也是最好的安排。」

 

兩名侍衛架著宛文出去。

 

 

 

x

 

 

 

今天皇上待處理好國務,閒著沒事做,得知書店從藩國來了幾本書,剛好叫宛文和他一起外出。

 

當他想叫太監喚宛文時,他記得宛文正在監獄中。是自己親手把他關進去。

 

這個月來,他在監獄來來回回,不過,他沒有一次踏進監獄來。

 

記得想踏進去時,有一陣酸腐的氣味傳來使他吐了。那次過後,他就沒有踏入過監獄。

 

宛文應該可以受得住.....皇上記得宛文提及過,他年少時曾在監獄待過。

 

身為自己的臣子,不應讓宛文受多一回這種苦。

 

可是,若現在放了宰相,整事件就變成自己在鬧脾氣,有失大體。說到處,皇上都是放不下身段。

 

「小豪子,命人煮點燕窩給宛文。」皇上至多也只可以做到這種度。

 

 

 

最終,皇上也微服私訪。

 

今次他獨自一人,比起以後變得沒趣。

 

雖然同樣的地點、有著同樣的攤販、有著同樣的人群,但皇上總覺得很無聊。

 

陪同左右的太監不停跟皇上說話,希望皇上可以高興點。

 

不過,皇上對於太監所有話,一句也聽不入聽。

 

一個轉角,皇上更跟太監走失。

 

 

 

皇上意識到和太監走散後,都沒有心情找回他們。

 

他反而想獨自靜靜走著。

 

走著走著,來到一個偏遠的山林,忽然從山上衝下一隊臉上塗著紅黃油彩的蠻人,三兩下就把他五花大綁,帶回高山上。 

 

蠻人支支吾吾的說話,皇上一點也聽不明白。

 

不過就算他聽得懂,被破布塞住口的他連討價還價的機會還沒有。

 

 

 

皇上看著他們把自己放在營火前。

 

紅紅的火光正在燃燒著一個大鍋爐,四周的人群因為他的出現而歡呼。

 

這時全場安靜,大家跟蹤一個節奏輕輕踏腳起來,踏腳的聲音愈來愈大。

 

「噠、噠、噠、噠...」蠻人難掩喜悅之情,他們的表情就似想食掉皇上。

 

伴隨大家的節奏,大祭司出現,大家瞬間也安靜下來。

 

大祭司是一個有長鬍子的男人,他舉起雙手,似在烘托住天上的月亮。

 

比起在宮中看,這兒看的圓月更巨大。

 

平日看著月光有一種安穩的感覺,但今天頭頂的月光使皇上感到異常的不安。

 

 

 

大祭司嘻嘻地笑起來。他站在皇上眼前,手按壓住他的頭。

 

「喂!大膽!」皇上平日用的語言已經沒用。大祭司先不停撫摸他,然後拉扯他的頭髮。

 

皇上生痛但他強忍,他不想發出認輸的聲音。

 

大祭司蹲下來,從腰間取出小刀,當眾割開了他的衣服。

 

看見皇上細皮嫩肉的肌膚,全場再度歡呼。

 

就算大祭司也想不今年的祭品如此優質。

 

皇上如今就似西洋表演中,放在舞台上的豹,他們被困在籠裡,走不了也逃不掉。

 

繩子陷入他的肌膚,但他掙扎不了,任人魚肉。

 

大祭司轉到皇上的背後,輕輕撫摸他的肌膚。

 

撫摸的手法十分曖昧,讓皇上很不舒服:「喂!不要碰!」

 

 

這時,大祭司好突然捉住了皇上的手指。

 

皇上雙手被綁著腰後,被大祭司提起雙手,他的臉就貼到地上。

 

大祭司發現,這個祭品少了一截尾指。

 

而然,祭祀的祭品是「完美」的象徵,所以,祭祀的牲品醜一點、黑一點、矮一點都沒有關係,就是不能殘缺。  

 

大祭司不甘心咬牙切齒命人趕緊找另一個。這件祭品就叫人隨意把他拋回城內。

 

 

可以逃脫的皇上狂喜,他看著自己的手掌,沒有一截的小尾指救了他一名。

 

這時他想起宛文的話:「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

 

 

 

回宮後,他下令把釋放宛文。宛文講的說話是沒有錯的。

 

 

皇上在御花園設宴,在大家面前講述這一件驚心動魄的事件。

 

最後他站起來,走到宛文的位置前。

 

宛文消瘦不少,皇上看了他一眼就不好意思,再沒有凝視他。

 

他站起來拱起皇上的雙手:「皇上,您又體驗得更多了...

 

透過雙手皇上知道宛文的手在發抖,宛文深呼吸,他的眼神像在說「沒事就太好了」。

 

皇上從桌上拿起了宛文的酒杯,他把酒拿起宛文。

 

「讓你無緣無故在監獄蹲了一個月,這不是最好的安排。」皇上的語句中帶有歉意。

 

在場的眾臣也錯愕,雖然皇上說得十分婉轉,但這是第一次否認自己做法。

 

經驗過生死的皇上果然有所成長。

 

宛文苦笑:「不對的,皇上。」

 

「若我不是在監獄,而去陪伴您微服私巡。當蠻人發現皇上不適合拿來祭祀時,那代替皇上的,就會是我。」宛文說皇上也救了他一命,他向皇上敬了一杯。

 

他的講話換來皇上一個微笑,皇上喝下這一杯,他將自己的手放在宛文的肩上:「今夜,我來補償你。」

 

宛文再次臉有紅緋。

, ,

L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重語
  • 我一直不太敢讀腐文。
    這篇是我第一篇從頭到尾讀完的腐文。
    感覺很不錯呢。
  • 謝謝(笑)

    可能因為我輕手了,刪了不少H的情節XD

    我要保持我純情的形象XD

    Lo- 於 2013/12/27 17:22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