眼一睜開,四周漆黑一片,伸手不見五指下,一個黑髮男人竟有微笑。

那的臉孔令人毛骨悚然。眼睛像蛇般的,手指細長,長長的臉頰顯得更蒼白。

他刺耳的笑聲不斷在回音。他沒有害怕的感覺…只是在嘲笑。

不久,他發現不遠那兒有點光芒。光芒引導著他走過。他愈來愈接近,才發現自己緊張的感覺。

他十分疑惑。再一陣熟悉的感覺湧在心頭。又一陣放鬆的感覺。

這令他自己更為疑惑。



刺眼的光一閃,他不得不能閉上眼來。隨著光線的放緩,他再慢慢打開眼睛。



「你還是要來這兒..」對面的白髮男人,手持著酒。

他長厚的白髮,臉孔十分熟悉。那個白髮男人曾自責,因為求不了他的朋友。

當時黑髮的並沒有心軟,一直都獨自走住黑暗的路上。

雙方沉默了一會,他才慢慢走近那個男人。他坐下,看見那男人嘲笑著。他都無奈笑了。

他們都了解羈絆仍在心中,是一樣很難切除的東西。



「誰讓你來到這個地方去?」那個男人伸懶腰來,看來他的生活十分閒情。

雖然他的臉上有蒼老的感覺,可是感覺上他還是個十分利害的男人。

最利害的,都還是要一死。人生是苦短,苦在我們追求的東西,短在我們的時間。

若打破這個恆定,那人才是一個笨蛋。黑髮的再苦笑一下。



「佐助…」他再次嘲笑追求永生的自己。不過,結束了…

那個白髮男人把酒杯拿近自己的嘴邊。眼看前面的人,臉比自己年輕。

卻是同期的忍者。



「是呀…」他一口把酒喝下去,那酒味並不強烈,只是令人有點睡意。

還有令人回想起她的身影…

他們的羈絆牽連著第三位,她是一名女性,卻要獨自堅強生活在苦短的世界上。

她都擁有年輕的臉。



「現在,只欠她吧!」黑髮的男人拿起在桌上的酒瓶,在酒瓶內的酒不停搖晃。

那白髮男人頷首,靜靜看著酒在搖晃。

友誼算上什麼東西?這時的他們,只要等於著她的出現,那他們的故事,就真正結束了。



無言的說話,變得有意義起來。多年的朋友,變成半人生的敵人,是件痛苦的事。

他們完全了解。原來最後的結果,會變到這樣子…

他們都在苦笑…

大蛇丸…把一切交給佐助。甚至把生命都承上了。

自來也…把一切交給鳴人。想不到《親熱天堂》是最終篇了。

那綱手……


L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