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如以往的倫敦街頭。

馬車在路的中央奔走,在兩旁的路人不自覺地晲眼到馬車上。

是屬於凡多姆海伍的馬車,路人在猜。

馬車沒有停下來告訴路人真正的答案,只是一直在走。

車輪滾動的聲音按照節拍,路的平滑使樂曲沒有半點突兀之處。

「賽巴斯欽」車上的小人兒抱著自己的身軀,他臉面扭曲。

馬車上的座位被沾上不配合的紅色。

「吵什麼!」旁邊的男人稍為大聲警告。

他高舉的手臂暗藏不少疤痕,揮落的一剎那,謝爾眼前變得漆黑。

 

真是令人習慣的黑暗,謝爾的心依照平常跳動,沒有不必要的加速。

這種感覺,謝爾眉頭一皺。

賽巴斯欽。」他喚出一個名字,眼前的空氣化成一團煙霧,再演變出一個穿著燕尾服的男人。

謝爾搖搖頭,他知道自己的身體仍被綁架犯手上。

「少爺賽巴斯欽半跪,牽起謝爾的手,流露出渴望的雙眼。

謝爾搧開自己的手,手背不經意摑到賽巴斯欽的臉頰。

微小的力量,沒法響起「啪」的一聲,晢白的臉仍然雪白。

謝爾的瞳孔擴大了一圈。是無心之失,他確定。我在介意什麼,謝爾自嘲。

 

「少爺。」賽巴斯欽嘴角勾起不尋常的笑容。賽巴斯欽站起來,以俯瞰著謝爾,笑容仍然掛著他的臉上。

謝爾退後,究竟是什麼令他心跳開始不安份跳動。

謝爾的腳踝到達牆前。轉身看,仍是漆黑的一片,但的確沒無退後。

「在這兒,你已經不是我的少爺。」平淡,僅呼出一口氣的感覺。嘖謝爾喉嚨發出的聲音。

賽巴斯欽臉靠向謝爾,他嘗試在他耳邊呼吸。明顯地振抖的少爺,賽巴斯欽再次笑起來。

「我餓了少爺。」他伸出一點的舌頭,在接觸少爺的幼頸,賽巴斯欽感到他血液的流動。

 

謝爾乍然推開了賽巴斯欽,

「別太過份!」他氣呼呼的聲調,微紅的紅頰。還未見賽巴斯欽的反應,已經回到現實。

光線很刺眼,暫時未能張開眼睛。

「少爺。」再次聽見他的聲音。剛才的是真或僅僅是夢境謝爾分不清。

緩緩張開眼,馬車的坐位沾上多一大片的紅色,那個綁架犯已不知所蹤。

沒有死去就行了,還有東西等著謝爾去做。賽巴斯欽為謝爾先處理傷口,傷口湧出血來。

他說他餓了,謝爾清楚記得。只見他閉上眼為謝爾包紮。

「喂,這兒受傷了。」語畢,謝爾用指頭輕割破了頸項的大動脈。

謝爾閉上眼,他知道賽巴斯欽是在微笑。不管他用什麼方法,血止了就可以了。

 

「少爺...

賽巴斯欽的聲音,每一字都觸動謝爾的心跳。

, , ,

L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