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85482492.jpg  

都市的夜。

如此的寂寞。


「連…我愛你。」氣息中透露出愛的句語。

能配合的動作,能滿足需要,僅僅如此就可以。他是這樣想。

女生總喜歡令人昏眩頭腦的語句。他知道她在等待回答。

「嗯,我也愛你。」昨夜也好像重覆這句。比昨天,今天說得更熟練。

他在輕撫她綠色的長髮,沒有打結的柔順,是為了自己打理嗎?

不經意自嘲,結識同現在才是幾天的時間。屬於她的聲音,在喘動。

今夜填補了需要,卻填不了寂寞。


完成。

恍然為了完成而完成,期間沒有大太的感情起伏。

他拒絕以手臂作她的手枕,他知道這樣子很累,不值得。躺在床上睜開雙眼,看著有少許污泥的天花。

瞥眼她的睡相,是清純。想不到反差如此大,他微笑。

清純得好像自己的姐姐。…搞什麼,又想起她了。他敲敲自己的腦袋。

他依稀記得玲遺失了的髮夾其實在自己的房間中,他不知道玲有否取回,因為自己都已很久沒有回家睡了。

差不多每天也是過著肉體滿足的生活。

享受嗎?不懂回答。


『嘰嘰。』是手機的振動。

他揭開手機,預約了明天的她。正在睡的她沒有留意到他的站來。

「昨天是和誰在一起。」招呼也沒有,直截了當問了。是一個爽快的學姐,他微笑了。

「你知道的,我只有你一個。」的確,連沒有說謊,多位學姐當中,只有她有如些深厚的關係。

「昨天跟你放學的孩子是誰?」似是女友的質問,可是她並不是他的女友。

那個都是連的唯一,在眾多學妹之中的唯一。連輕笑的聲音傳到她手機中,是在嘲諷她的想像力。

「不要想太多。我期待明天的。」連不喜歡說謊,他認為不必要。

「嗯。」對方好像接受了。連早就預料到。

掛斷電話後,感到自己的可笑。

想不到如此古舊的情話,自己也被要求說了。

我愛你,是一句。

我只有你,又是一句。


只是為了能繼續出售自己而道出。

她們僅為了把苦悶生活添加趣味的調味,連樂意去做那個角色。


「喂!連,放學去唱歌嗎?」是同班的同學,她拉扯著一個看似終日無神的女孩問。

問的女孩親暱觸摸著連。

「抱歉,亞北。有約了。」他也輕摟亞北的腰間。

亞北沒有失望,反而威脅的眼睛直視他。

「為我而去。」亞北的臉蛋與連的很接近。他不喜歡女孩有反攻的意思。

轉眼間,他鉗制著她的下巴,更是蠻大力的力道。

「我不去,知道嗎?」他摟抱得她更緊,好像不允許她逃避一樣。


那時的走廊傳來的聲音吸引住連。

是玲的聲音。

聽不見內容,但她看起來十分高興。

是那個男人給予她的快樂。

「痛了!連」亞北在投訴,她無力捉住了連的手腕。

「抱歉抱歉。」明顯沒有在意的連。他把注意力放回亞北的身上,溫柔安撫她的髮絲。


走在連身旁,就會是曖昧的氣氛。

「你碰連,不怕被憎恨嗎?」弱音上課時跟亞北的閒談。

老師用粉筆敲打著黑板。

憎恨,在擔心過嗎?畢竟喜歡連的女孩也有很多,要是她們聯手對付自己,可應付不了。

不過,幸好連的善於滿足所有女生的希望。

他就似一種調味,供大家使用。

「你也可以。」言外之意。亞北重新把焦點放在化學老師身上。


「連,你來回答吧。」老師正好在問問題。他期望的眼神令連想作噁。

化學老師一向看好連,甚至偏幫連。

因為我的樣貌跟玲一樣嗎?他憎恨因為這個原因。

學園中早已傳言他們二人是情侶,只是傳言吧了!每次提及連也火大。


是他搶了玲。

他討厭他。


「連,我們開始吧。」學姐在撫摸他的下巴,爬到他的身上,指間穿插在他的頭髮。

連的笑意沒有減退。他閉上眼,享受這一切,同時幻想眼前的不是學姐。

每次也感到滿足,因為他是和玲配合,而不是眼前的女人。

又再一次完成。為了她自己完成。亦為了自己而完成。


「你知教化學那個人的事嗎?」她點燃一支香煙。是連受不了的氣味,他一直沒說的。

學姐好像知道學校內所有的大小事。

「他和你同級的學生做了。」

…….

沉默。

「在化學室。」

還要在學校,他嘲諷自己一樣笑了。原來除了在圖書館可以之外,化學室也可以。

無有回答,無有反應。猜不到他在想什麼。

其實學姐是刻意提及玲,早說過,學校大小的事也逃不了她的雙眼。

還有一次,他不小心說漏口了,他說了玲的名字出來。還是個孩子。

「你也想在化學室?」他微笑,強裝自然嗎?學姐看不出。

「睡吧。」他掩蓋上學姐的雙眼,似一個成熟男人的行為。

不可能被你控制到,他在默想。


晚上,在蹍轉反側。


屬於玲的嬌柔,她的瘋狂,她的全部。不知道,他這些全都不知道。

不甘心,明明自己是跟她一同長大。

可惡。

他起來,到門口穿上鞋。



都市的黑夜仍有無數輪汽車在馳騁。引擎的聲音挑釁著連的神經,似想跟他鬥快一樣。

說穿了,連只是想跟時間鬥快。以飛快的速度奔回自己的家中。

汗水在滴落。


家,仍是自己熟悉的家。就算是暗黑的環境,也能摸索出玲的房間。

在自己房間的旁邊。

他輕聲打開門。跟自己印象沒太大出入的擺設。

有出入的,是在書桌上的相架。最突出的一張,由自己跟她的升學合照,變成和男友的合相。

他正是自己學校的化學老師。

『他和你同級的學生做了。』在回憶學姐的情報。

你真的有做嗎,玲?他決定要去確定。


瞬間壓上玲的身上,緊握著她的手腕。

沉睡中的玲張眼。沒有驚訝,似是預計一切般微笑著。

「歡迎回家,連。」

她的臉更為貼緊連。

輕吻在他的唇上。


L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