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夜裡嗅到血腥的味道,乾淨俐落武器碰撞的聲音。半晌,冷風混和了血的氣味傳入鳴人的鼻子。

他嗅一嗅,心臟緊起來,令人喘不過來的氣味。果然,還未接受到這種感覺。

 

「吶...鳴人。過來。」佐助招起手來。他身上毫無血絲,鳴人緊蹙著眉。這次,只有自己和佐助進行任務。

小櫻抱病在身,卡卡西則執行其他任務中,算起來,這是首次和佐助單獨進行任務。

四周的人都變成屍體。是人的,只有自己和他。

佐助一直凝視著嗚人的雙瞳,令他不禁緊張起來。如同獵物一樣盯著自己。鳴人慢條斯理走到佐助的身邊。

佐助屏住凝視著怪表情的鳴人。十足一隻腼腆的花貓。佐助把臉湊近鳴人的小臉。

鳴人沒有退後,他似習慣了一樣佐助把鳴人摟抱得緊緊,鳴人的頭栽在佐助的胸懷。頓時,血腥的氣味被熟悉的氣味取代。

 

「好點沒?」佐助的聲音永遠都是這麼冷淡。可是,鳴人卻覺得他是溫柔的。

事實上,佐助這行為看來就是在保護自己的小情人。

鳴人理應因他突如其來的行為感到錯愕,但是佐助的氣味令自己感到安心。

 

「喂,可以吧...」佐助正當想放鬆雙手時,發覺是鳴人緊緊摟抱著自己的腰。

佐助說話雖然無情,但他絕對沒有推開鳴人的意思。鳴人看來感受到佐助的體貼,微笑起來。

是鳴人無法離開佐助。

讓他抱多一會兒,佐助就緊抓起鳴人的肩膀,把鳴人和自己的距離拉遠。

 

「好了。」佐助趕緊轉身,把紅緋的臉頰掩飾。佐助踏前兩步,走向回村之路。

鳴人卻站在原地,一種受到委屈的感覺湧現。他在等待...

佐助一直背向自己遠去。他每踏出的一步,都令鳴人更難受。也對的,自己和他只是同伴。

鳴人看著自己的草鞋,上面印著血液。是自己的?或是敵人的?

突然,鳴人的手被牽起。

「你不用回去報告給火影大人嗎?」仍然沒有看見他的臉頰,可是見他的背影在自己的不近遠。

他不是要他的回頭,而是等待他帶領。

 


話說,這是我N年前的作品。

那時候迷上這對BL。

那是...14、15歲的時?- -

, ,

L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