嚴重妄想喔!

 


 

蛇足抱住モカ坐在沙發上,他拿著支裝可樂在喝。

但他的視線不是放在モカ或可樂上,而是投在近處害羞的人兒。

「喂,不要盯著我來看...clear的手拉住身上的圍裙,渴望裙子會長一點,可以掩住雙腿。

蛇足放下手上的可樂,摸摸膝上的モカ。

「很可愛嘛。」蛇足冷靜的外面也伴隨使壞的笑容。

今天蛇足叫了clear來,找了一件事來比賽,然後簡單地讓他輸掉。

再來就是蛇足期望的懲罰。

 

「這個裝扮是什麼...clear的臉也紅透。

除了身穿圍裙外,頭頂的貓耳也讓他不知所措。他不在份,雙腳互相摩擦身上的白色過膝長襪。

蛇足仍舊盯著他,輕輕地喚:「轉圈來看看。」

clear咬牙切齒,雙手抓住裙擺。穿起這套衣服後,心臟跳得好厲害。

他忍耐著,盡量不哼出半聲。

他慢慢轉圈,把背後展露在蛇足面前時,還在意有沒有露出小褲褲而往後望。

「停下。」蛇足說。

「什麼!」clear被氣壞,他雙手掩緊自己的後面。

蛇足隨意拿起旁邊的原子筆,輕輕把他扔到clear那邊的地上。

「拾起。」十分有氣勢地說,他就似高高在上的殿下。

clear握緊著拳:「為什麼?」看的表情顯示不願意。

蛇足不慌不忙,他知道clear是個受信用的人。

「不是說今天什麼也聽我的嗎?」蛇足噘嘴,裝出可憐的樣子。

都怪自己下了一個這麼大的賭注。

他屈膝蹲下來,小心翼翼彎下腰。左手想掩住,右手就伸不出來拾筆。

可惡。

「快點啦,clear。」蛇足從背後催促。有限度地作出自己的反抗,很有趣的樣子。

clear深呼吸一口,腰下感到一陣的涼意。手指抓到筆時,馬上站起來。

就在一瞬間,蛇足也看得清楚。

 

蛇足拍拍モカ的屁股,モカ就跳到地板上。他拍拍自己的大腿:「過來坐。」

clear知道自己已經在他手上,他已經不抵抗走到他面前。

可是這套衣服讓他好害羞。

他乖乖卻十分不安坐在蛇足的腿上。他輕輕坐著,完全不敢把身體的力壓蛇足上。

蛇足近距離看他的臉,紅得要命,不禁笑起來。

蛇足開始亂動他的手,他扶住clear的腰,慢慢摸下去。

「不要這樣...clear推開他的手,不自覺下把身體都靠近他的懷中。

蛇足拿起旁面的可樂,傾倒在clear的衣服上。

「啊...你在做什麼!」一陣的寒意湧上clear的身上,濕透的衣服緊貼他的身體,露出他肌膚的顏色。

蛇足冷靜地說:「噢,濕了。要脫掉。」故意得令人可怕。

clear什麼也沒說,閉上眼,這是這傢伙的目的吧。

他在等待,可是遲遲也不見蛇足動手,亂摸的雙手也停下。

Clear張開雙眼,蛇足帶著笑意看著他。

「脫下啊,clear。」他說。

意思是叫他自己脫下。clear咬咬下唇,他不會動。

蛇足牽起他的手,把他的手放在背後的拉鍊上。

「慢慢地...脫下。」他的耳聲十分接近,近得讓人渾身打抖。

 

但是,他很喜歡。

, , ,

L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